在实验室里写程序、写论文的日子里屏幕后面总是有一瓶威士忌或朗姆酒每晚都期待拿

Estimated read time 0 min read

在实验室里写程序、写论文的日子里,屏幕后面总是有一瓶威士忌或朗姆酒,每晚都期待拿出它的一刻。每次程序无恙酒劲上来的时候,我常常会出现同一种预感、假想:未来的哪天我能按喜好写文章,而不是压力。钟鼎山林现世光色,极罕见的时日里竟然实现了曾经的假想:按喜好写东西,用论文的结构写想法和分析。这比屏幕后面的威士忌更让人期待。 用户评论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