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朗姆酒海港的小球队在法国足坛历史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作为留尼旺第三大城镇,圣皮埃尔临近海岸,景色优美,夜生活发达,是颇受法国民众欢迎的旅游胜地。近日,当地球队也远渡重洋,在法国杯留下了一段颇为难忘的旅程。如果人间真有绝世天堂的话,位于印度洋西部马斯克林群岛中的留尼旺,必然是候选之一。从多元文化的碰撞,鬼斧神工的自然景致,到突破自我的极限运动,被《国家地理》杂志称为“印度洋最后的冒险乐园”的留尼旺岛,可以满足你对理想世界的所有想象,如同梦幻般的另一个次元。作为法国的海外省,人口不到百万的留尼旺历史上与法兰西交集不断(1649年开始由法国统治):从法国王室的波旁家族、法兰西国王,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法国政府,都曾经在这个岛屿的史册中留下印记。1946年,法国决定将留尼旺设为海外省,由政府任命省长管辖。将近三十年后,这里又正式成为了法国的一个行政区。朗姆酒,火山,足球拥有着丰厚旅游资源的留尼旺,首府是位于岛北岸的圣但尼,这个岛屿约有42%的面积,都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纳入世界遗产之列,绝对是名副其实的休假圣地。倘若有机会置身于此,你除了要品尝一下包罗万象的传统菜肴——咖喱、炒面、玉米蛋糕,也别忘了去看一下耀武扬威的火山。富尔奈斯火山是留尼汪岛上的著名景点,海拔2632米,位于岛上东部的世界遗产留尼汪岛国家公园。虽然近日这座活火山刚刚出现了一次喷发,但由于没有太大危险性,它每年会接待40多万游客,成为了这个岛的打卡胜地。至于另一座海拔3069米的死火山,名为内日峰,山上约有100座瀑布,最近一次喷发发生于两万年前。当然,五花八门的博物馆同样是留尼旺的缤纷所在:装饰艺术博物馆、凯诺尼亚博物馆、莱昂·迪耶尔克斯博物馆、工农业博物馆,还有地处于圣皮埃尔市中心的朗姆酒传奇博物馆。据说,作为岛上唯一与朗姆酒有关的博物馆,此地位于一个蒸馏厂里,观光体验妙趣横生。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留尼旺的第三大市镇,地处于西南部的圣皮埃尔最近可是非常热闹,在成立半个多世纪后,这个小市镇的足球队刚刚在法国足坛历史上留下创造纪录的一笔。1月18日,法国东北部城市、知名的版画生产地埃皮纳勒,圣皮埃尔在法国杯1/16决赛对阵主队埃皮纳勒。此前,成立于1956年的留尼旺俱乐部,只参加过六次法国杯比赛,最佳战绩不过64强。作为留尼旺岛上收获20个联赛(相当于法国第六级别联赛)冠军的“劲旅”,圣皮埃尔也曾在各种机缘巧合下,迎来过不少享誉足坛的名字——帕潘、罗杰·米拉、西纳马-庞格勒、纪尧姆·瓦罗、西塞,还有在欧洲杯一战成名的迪米特里·佩耶。奇迹伏笔出生于留尼旺的佩耶,就是在少年时代于圣皮埃尔俱乐部接受足球训练,由于球感和天资出类拔萃,他仅仅在此效力一年,就得到了勒阿弗尔的关注。但在后来,由于勒阿弗尔没有被他打动,崇拜罗纳尔迪尼奥的佩耶曾经百无聊赖地待在留尼旺岛放空自我,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我只想呆在家乡踢足球。从勒阿弗尔回来后,我成为了留尼旺联赛中最年轻的球员。16岁时,我就实现了足球生涯的处子秀。”目前,佩耶效力于法甲豪门马赛,或许有一天,他也会像西塞和庞格勒一样,于职业生涯末年落叶归根。依仗于这些与国字号产生过交集的名字,圣皮埃尔与留尼旺岛,并不是法国足球的局外者。虽然与埃皮纳勒的对决以加时赛落败而告终,但作为法国杯历史上第二支跻身32强的海外飞地球队,圣皮埃尔在上一轮击败法乙球会尼奥尔羚羊的冷门,已经足够让他们名垂史册。在击败尼奥尔羚羊后,圣皮埃尔成为了法国杯历史上第二支闯入32强的海外飞地球队,赛后球员们在室庆祝合影。作为留尼旺的代表球队,从岛内脱颖而出的圣皮埃尔,先是在法国杯第7轮客胜第四级球队南侏罗山,又在第8轮点球淘汰了第五级别的唐恩队,直至在1月初以2比1击退尼奥尔羚羊,创造了本队在该项赛事的历史最佳成绩。纵然在赛程推进的同时,他们必须克服长途飞行带来的陌生与疲劳感,但一场亲身奋斗而来的冷门,已经足以让他们忘记疲惫,享受抢占流量的分分秒秒了。31岁的让·米歇尔·方丹,是圣皮埃尔俱乐部的一名前锋,曾经效力于英格兰低级别联赛的他,已经长期代表留尼旺岛参加比赛。在亲历圣皮埃尔淘汰尼奥尔羚羊的场景时,他说自己的泪水一直在眼眶打转,“这一切真的太疯狂了。”对于这支逆风飞翔的业余球队而言,本届法国杯之旅的唯一遗憾,大概就是没能与一家法甲俱乐部正面交锋。2019年12月8日,圣皮埃尔通过点球大战6比4击败唐恩,一位球员带球突破了两名对手的防守。对于这支来自留尼旺的球队来说,在法国杯每前进一步,都是一次值得铭记的胜利。圣皮埃尔俱乐部和留尼旺的足球故事并不会结束,这一次迭起的法国杯之旅,或许就是下一次奇迹诞生的开端。本文原载自第781期《足球周刊》发行日期:部分内容有删改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