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酒成金的水楢桶到底有啥厉害的?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前段时间跟几个朋友喝酒,席间大家说起如今国内各路酒厂大刀阔斧布局威士忌产业的事,除了操心这些试水威士忌的大佬们知易行难,任重而道远;另一方面,也有的没的开了一些脑洞,比如,有没有中国酒厂会用紫檀或者黄花梨做酒桶陈酿威士忌的?这么干可行性如何?抛开那微小的实践几率,从常理上说,这是不太可能的(用来车手串它不香吗?)。虽然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木材,然而只有橡木桶才最适合熟成威士忌。这里面有密度的原因,密度太高会导致酒液无法“呼吸”,密度太低又会令液体渗漏。也有味道的原因,有些木材会把自身的“杂味”带进原酒中……目前能用于熟成威士忌的木材主要有三种:美国橡木、欧洲橡木及日本橡木(即水楢木)。从密度上来说花梨木和紫檀密度太大,从气味上来说本身是有药用价值和比较明显的香气,而且会有让酒液变色的风险,对原酒影响太大……总之数百年威士忌历史告诉我们,橡木还是目前用于熟成威士忌的唯一材料。其实,之所以会产生这么个看似不着调的疑问,全因一提到国产威士忌的未来,大家总喜欢拿风云乍起的日本威士忌作参考,当然,日威潮浪尖那个可以赋予威士忌特殊金钱风味的水楢桶,开先河一般的存在,自然是躲不掉的了。相信,不管你是不是威士忌新人还是老饕,一提到“水楢”俩字,总能第一时间想起日本,还有一些关于茶、寺庙、禅之类的“东方式”联想,如同古寺焚香,又似森林轻语,令人沉醉。因《威士忌圣经》一炮而红的山崎水楢桶2014版它像一个文化符号,成为日本威士忌独特的标签,甚至有人认为水楢桶原酒是近年来三得利在各种国际酒类竞赛中胜出的秘诀之一。其实,如今水楢桶早已不是日本威士忌的专属。由于颇受各路玩家追捧,近些年,一些非日本酒厂开始使用水楢桶进行威士忌陈年,然而不变的是,一沾上“水楢桶”身价便飞涨的事实,堪比威士忌的点金手。被水楢桶“镀过金”的威士忌,上至历经半个世纪的巅峰之作山崎(Yamazaki)50年(第三版),下至刚刚“出栏”,没名也没份的厚岸(Akkeshi )第三款New Born……可以说,水楢的流行不分年龄。当然,夹在其中最著名的要数三得利在2017年推出的18年水楢桶限定版。有了2016年《威士忌圣经》中,2014水楢桶限量版的一炮而红,所以18年一上市价格就一路狂飚,而且直到今天也没有任何刹车的迹象。当然不止山崎18,其实在“響(Hibiki)”里面(包括无年份)也有水楢过桶的原酒,所以“響”的口感才能俘获很多人。现在的水楢桶俨然是“高级”的名片,即使是芝华士无年份,过了水楢桶之后,售价也要翻倍。而同属三得利,近水楼台的波摩也出过一支水楢过桶的威士忌Bowmore Mizunara Cask Finish,无年份标识,在水楢桶中陈酿过三年,价格已经1w+,还买不到。心累。那么,此处该有疑问,水楢桶到底有什么厉害,而且为啥这么贵?· 先了解一下水楢是个啥。水楢桶(Mizunara)自然就是水楢做的木桶。水楢(yóu)是橡木的一种,蒙古栎(Quercus mongolica)的分支,属于温带落叶阔叶林。高的能长到35米,绿色的叶子边缘呈锯齿状。5-6月开花,秋天果实成熟。这种橡木富含香兰素(酚类物质),含水量高故名为水楢。水楢偏向喜凉,有极强的生存能力, 可抵御零下60度的严寒天气并且茁壮成长,然而它的生长速度却很缓慢,一棵水楢树长成可用之材需要170年或更久。水楢主要生长于日本北海道、千岛群岛同库页岛一带。此外,中国东北、蒙古和俄罗斯也能看到其踪影。水楢生长特征类似于欧洲橡木,相比于美国橡木更为弯曲而且有很多节点,含水量高、孔隙较大,但质地坚硬、厚重,是制造家具是一种理想材料,常用于制作高级家具。· 不是随便的水楢木都能做水楢桶!水楢虽然分布在不少地方,但数量稀少,原木的成本是相当高的。此外日本严格限制砍伐80岁树龄以下的水楢,就算花钱都不见得拿的到,所以,制作水楢桶的门槛本身是很高的。而且,水楢木不按套路生长,歪歪扭扭,节点多,要制作成桶就比一般橡木多费功夫;木材孔隙还大,容易渗漏和挥发,因此制作出质量比较高的水楢木桶必须使用有完美的直纹的木材,而这种水楢木至少要200年才能长成。本来树材就少,对原材料要求还这么高,制作难度又大,自然成品更少。在日本,具有制作水楢桶能力的酒厂屈指可数,使得水楢桶经常一桶难求,三得利目前一年也就才能制作100来只水楢木桶。这也就是水楢桶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了。通常,一个波本桶一般120美元,雪莉桶700美元左右,水楢桶却高达5,000美元,并且还经常有价无市,所以水楢桶威士忌比其他橡木桶威士忌价格普遍高出许多。· 既然这么难获得,为什么还要用?又要追溯历史。二战爆发后,日本很难从“敌国”进口北美和欧洲的橡木桶,但战时的威士忌需求量并没有减少,所以山崎蒸馏厂就只能找替代品,当时用来制作高级家具的水楢木就这样登上了历史舞台。面对这一状况,不得以之下,日本国内的威士忌酒厂开始使用本地产橡木制作木桶来进行威士忌的熟成。率先使用的是三得利,接着羽生(Ichiro)等酒厂纷纷加入,水楢桶开始登上了威士忌的舞台。当然,在那时,这仍然被视为一种不得已“退而求其次”的方式。因为刚开始,水梄过桶的酒,酒香粗浅,跟战前日本威士忌的精致细腻截然不同,让人失望。没想到,过了十几二十年后,水梄木桶的潜力展现出来,木头所带来的沉静的檀香和沉香,让人联想到森林中寂静的寺庙,形成了所谓的“东方风味”。而且,相比较于北美橡木与欧洲橡木,它确实能带给人更多的椰香风味感受,这是其他橡木所无法取代的。既然已成佳品,更不能舍弃,从此水楢桶走上了大红大紫的成功之路。而且相对于其他桶在十几二十年,就达到风味巅峰,水梄桶陈的酒过50年,风味还在变化,这个过程中,就像“参禅”一样玄妙。然而,不管只是“概念”也好,还是确有其“过人之处”,在今天,名声在外的水楢桶已经不单单是某种威士忌风味的代名词。不再像当年那样被认为是“低木一等”的劣质木桶,更是一跃成为让人心照不宣的“高价”代表。当然,从使用,到如今身价不菲,这个过程也足足用了半个多世纪之久,可以说,是时间帮忙发现和验证了水楢桶的好,也从侧面印证了日本酒厂在酿造威士忌上的坚持。回到今天文章开始那个话题,紫檀和黄花梨能不能制桶还未可知,只要国产酒厂们能沉下心,别说区区一个橡木桶了,就连威士忌也不遑多让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