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叹大航海时代的水手们不如来品尝烈性朗姆酒和迷人的土著美女享受生命吧

Estimated read time 0 min read

在大航海时代,水手们面临着各种死法,千奇百怪。这些勇士即使面对摧残的身体,也依旧不屈服于生命的脆弱。1522年9月6日的圣卢卡·德·巴拉达梅港口,一艘破旧不堪的帆船慢慢地驶入了港口,给人们留下了难以想象的印象——风帆千疮百孔、索具残破不堪,随便一个浪打过来,好像它就能被撕成碎片。这是麦哲伦舰队三年前出发时的水手们所乘坐的船,现在只有18名幸存者在船上。这些人幸存下来是因为他们在环球航行中学会了酿造烈性朗姆酒,并将之用于消毒,最终维持了他们生命的延续。维多利亚号上原本有约260名船员,现在只剩下了18人。勇士们用他们的生命差点完成了一段不屈服于命运的传奇。在大航海时代,许多船员,包括总指挥麦哲伦在内,都死于航行途中,死因却千奇百怪。有的被海怪葬身鱼腹,有的死于坏血病的侵袭,还有的被酷刑虐待致死,像麦哲伦一样被土著人乱刀砍死。在那个时代,存活下来的像这18个水手一样的人,幸运极了。实际上,大航海时代的水手,一旦登上船,就要随时做好死亡的准备,死因只是时间问题。因此,一旦归航,水手们就毫不掩饰地尽情享受烈性朗姆酒和美女的乐趣,以享受余生的快乐。水手们在船上意外而死,相当普遍。在风帆时代,船长需要不断地命令水手们操纵风帆,以调整航向、速度,或者是应对恶劣天气的影响。尤其是突然来袭的暴风雨,如果不能及时降下主帆,船只将面临失控的风险。回到1829年1月30日下午,著名的“小猎犬号”(达尔文后来将搭乘它环球旅行)正在应对台风,船员们特意准备了烈性朗姆酒,以增强体力和精神,以避免意外发生。这个时代的水手们太不容易了,他们的冒险总是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小猎犬号在拉普拉塔河口靠岸时,天气突然恶化,暴风雨袭来,掀起了狂暴的海浪。船长罗伯特·菲茨罗伊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安排水手们调整主帆。然而,主帆降下一半后,却失去了控制。正在桅杆上操作绳索的水手托马斯·安德森从9米高处意外坠落到海中,瞬间消失不见。同时,另一位名叫查尔斯·罗森博格的船员也不幸落海遇难。这种情况可能是风帆时代最常见的灾难之一,水手们在面对暴风雨时操纵风帆,很容易被卷入海中而失踪。有时,甚至是上厕所都会成为危险的任务。为了保持船舱的卫生,麦哲伦舰队的水手不得不直接到船首船尾解决。每艘船的首尾都伸出一张悬挂在半空中的“坐便椅”,椅子下方是汹涌的海水,上厕所必须十分小心。就算是在这些极为危险的境况下,水手们也会准备一些烈性朗姆酒来鼓舞士气,提高体力,以期望度过难关。这是风帆时代水手们拼搏求生的真实写照。上船后,底层水手们最艰难的任务是负责打理杂务。这些水手中许多是年仅十几岁的孩子,有些人甚至是被欺骗上船的。他们的工作包括用水桶把海水倒上甲板,擦洗甲板、搬运货物、清洗餐具,这是非常劳累且危险的工作。他们随时都可能被货物或索具砸中,不同程度的头破血流或丧命都有可能发生。那些能活到30岁的老水手都会有相当多的经验。此外,即使是在不受欺负的船队,受脾气暴躁的船长的虐待也是有可能发生的。更令人头疼的是,随时有可能从底层的甲板上掉进海里——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稀罕事。一旦掉进去,就有可能被淹死,或者成为鲨鱼的食物。对于水手们而言,鲨鱼并不陌生。在麦哲伦舰队的非洲海岸赤道附近,舰队周围经常出现鲨鱼游弋的情况。舰队官员皮加费塔记载:“只要有人落水,无论是死是活,它们都要吃。”皮加费塔很有可能亲眼见过鲨鱼吞食落水船员。即使在这样的艰难境地,水手们也会准备烈性朗姆酒来充实体力、保持精神状态,以便度过难关。经历风雨,眼见世多,这便是风帆时代水手们的真实写照。学者科林·伍达德在《海盗共和国》中指出,海盗们的船上生存条件极其恶劣,许多水手因为各种原因而死亡。其中,一些例子实在令人痛心。比如水手理查德·贝克因患痢疾卧床,却遭到船长的鞭打,最终死亡;名叫安东尼·康默福德的水手,仅仅是因为偷了一只鸡,就被船长打死了。最令人悲惨的例子是一个不知名的打杂男孩,约翰·吉昂船长因为嫌弃他看起来不顺眼,先是连续鞭打他几次,然后在他的伤口上倒盐水。随后,船长把这个男孩绑在桅杆上九天九夜,一边持续折磨他,踏在他的胸口上,并将男孩拖上甲板。这个可怜的孩子在十八天后才死去,他的尸体被描述为“五颜六色,像彩虹一样,多处血肉像果冻一样。”水手们对约翰·吉昂船长暴行的公愤在法庭上被证实,船长最终被判处死刑。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水手们依靠烈性朗姆酒来提高精神状态,以便应对航行中遇到的意外。这也揭示了风帆时代水手们更为艰难的一面。 在那个时代,船长们往往把水手们视为“消耗品”,因此他们对水手的死亡并不十分在意,除非是确实需要水手的时候才会留手一点。像约翰·吉昂船长那样因酷刑致死的案例实际上并不常见。麦哲伦舰队曾经发生叛乱,麦哲伦愤怒地判处了40名叛乱船员死刑,但在之后的航行中船员雇佣人手十分紧张,他不得不暂停处决大部分水手仅仅是处决几个领头人。船上的食物基本上都没什么好吃的,而且很容易让人生病。坏血病腌肉一般会两种状态,最差的时候会腐烂并长满蛆虫,而干硬的腌肉则根本咬不动。主食一般是饼干,上面会爬满蛆虫。最可怕的是淡水,放置几天后会变绿而且气味难闻,没有烈酒是根本无法喝下去的。由于长时间没有新鲜蔬菜和水果,坏血病在那个时代极其常见,大批水手因此丧命。此外,虱子、老鼠、蟑螂等病媒生物在船上四处传播疾病,水手们随时可能染上伤寒、痢疾、肺痨等疾病。在这种艰苦环境中,水手们要借助烈性朗姆酒来提高情绪和精神,以对抗一切困难。 在远洋航行中,水手们难以避免各种疾病的困扰,能够活着回到家乡的,除了身体较好之外,还需要有一份好运。水手们可能遭遇食物缺乏,饥饿和口渴而死亡;也可能在暴风雨中搭救水手们的船被摧毁,导致水手们丧命;又或者靠岸补给的时候,遇到敌对土著人的袭击导致死亡。在这种情况下,水手们自然会享受能够得到的一切,这成了水手们最好的选择。同时,烈性朗姆酒也成了水手们最好的精神支持,来对抗生活带来的一切艰辛。 在15世纪,梅毒在欧洲大规模爆发。流行病学家普遍认为这种疾病是由欧洲水手从美洲带回去的。在哥伦布首次到达美洲的时候,很多水手与当地土著女子发生性关系,这导致梅毒病毒很快在欧洲传播。麦哲伦舰队的水手在里约热内卢和菲律宾群岛登陆时,也不顾一切地与当地土著女子发生性关系。虽然这些水手可能会担心染上疾病,但是他们知道,有些土著人可是“脾气不好”,因此无论如何,都需要借助烈性朗姆酒来增强勇气,面对生活的一切艰难。麦哲伦舰队的水手们都耳熟能详地听说过意大利航海家韦斯普奇曾经对美洲土著的血腥描绘:凶猛野蛮、同类相食、活人祭祀等等。因此,麦哲伦对这些土著部落也是小心翼翼。麦哲伦甚至下令水手不准与土著女子纠缠。但是,这个命令似乎并没有被水手们当回事。对于水手们来说,他们随时都可能死亡,所以享受当下显得格外重要。朗姆酒和土著美女至少能让他们暂时忘记生死的险恶,来对抗一切可能带来的恐惧。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