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朗姆酒和土著美女大航海时期水手们奇怪的死法不值一提

Estimated read time 0 min read

在大航海时代,水手的命运充满了不确定性,他们要面对自然的摧残与艰苦的航程。1522年9月6日,麦哲伦舰队终于回到家港,但是在驶入圣卢卡·德·巴拉达梅港口的那一刻,人们看到的却是一艘破烂不堪的帆船。尽管经历了无数次生死考验,18名幸存的水手身上依然承载着沉甸甸的荒凉与疲惫。更值得思考的是,在那些悲壮的航海历程中,他们是否认真思考过自己的人生,把握住了生命的真正价值呢?大航海时代的水手们,终其一生都充斥着无尽的不确定性与磨难。无论是总指挥麦哲伦、仍是那些阵亡的船员们,他们的命运总是像海浪一般莫测高深,有些葬身鱼腹,有些死于坏血病,有些遭受酷刑,而另一些则被土著人冷酷地杀死。在那个时代,只要一踏上那艘船,水手们就得心怀恐惧地准备可能随时到来的死亡,区别只是死亡的形式而已。获得活着回家的机会,无疑是极为珍贵且难得的。实际上,大航海时代的水手们,一旦上了船,就只能在水下安眠,而他们却像这18人一样,活着回来,这已经足以证明他们是超群绝伦、值得赞颂的。因此,一旦他们踏上岸地,他们便不保守地享受起生命。即使因为朗姆酒和美女而死,还不如已死亡。水手们在船上面对突如其来的暴风雨,要及时调整风帆,控制前进方向和速度以应对迎面而来的劲风。在这场自然灾害中,他们必须要取舍生存还是毁灭,这就如同人生抉择一般。而在他们成为风暴之中的风帆时,我们是否应该思考,我们人生中的风暴,何时才会来临,我们又该如何挑选与回应?在拉普拉塔河口靠岸时,小猎犬号的船长罗伯特·菲茨罗伊和他的水手们,面临突如其来的自然力量。这股强劲的暴风雨,一 时间内掀起了汹涌的海浪,使得整个船身剧烈晃动。在这个危机时刻,船长和水手们迅速做出应对,尝试调整主帆,可是毫无征兆的,主帆失去了控制。这时,操控绳索的水手托马斯·安德森失去平衡,从高高的桅杆上摔落,成为汹涌的海中沉寂的一份子。与此同时,另一个船员查尔斯·罗森博格同样因此,也不知所踪。这些悲惨事件的发生,在风帆时代的水手们来说,并不罕见。面对大海的巨浪和意外潜在的威胁时,他们始终处在生命的边界之上,无时无刻都在独自谋生。甚至单纯的借着一次如厕之机,也可能受到致命的威胁。麦哲伦舰队的水手们解决大小便时,为了保障整个船舱环境的卫生,都会直接走到船头或船尾。然而,每个船头和船尾却伸出仅有的一张“坐便椅”,直接在海中进行大小便。当时他们也许并未意识到,一切都在向着生命的边界逼近。我们在生活中也有如此面临自然力量的时刻,但唯有在保持警醒并坚定决心时,才可能超越它们,成为行动与思考的主人。 水手们生存的真相,永远是一个脆弱的边界。跨越这样的边界时,就需要勇气和果敢。在麦哲伦舰队,水手们必须要面对许多不同的威胁,其中之一就是潜伏在岸边的鲨鱼。当浪潮推来时,一不小心便会导致坠入海中,面对无尽的深渊和凶猛的鲨鱼。舰队官皮加费塔曾写道,“无论是死是活,它们都要吃。” 没有水手不知道,当他们下海的时候,可能还来不及回头,就已经成为了鲨鱼口中的美食。更不用说,底层水手的生活其实是非常危险的。许多年轻的孩子在船上工作,担任各种角色,通常由他们进行搬运、清洁和打扫工作。他们必须承受危险和极度的疲惫,底层的水手随时可能被货物和勾索砸中,受伤或丧命。在这种情况下,只有那些具备非常丰富经验的良师益友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下来。如果遇到脾气暴躁的船长,即便只是偶尔的错误,底层水手也可能面临着惨痛的惩罚。无论何时,当我们面临风险与挑战,只有通过勇气与果断的行动和思考,才能够跨越边界,成功超越生命的局限。 过去,船员们经常面临着生命的边缘。美国学者科林·伍达德在《海盗共和国》中颇多描绘,许多水手们甚至因为小小错误而遭到无谓的惩罚,有些人甚至不幸死亡。贝克和康默福德两位被船长处决的水手,令人惋惜,仅仅是因为一些小小不当行为,就失去了自己的生命。同样的,约翰·吉昂的残酷行径对一名不知名的打杂男孩造成了难以想象的酷刑,这个年轻的生命在折磨和虐待中逐渐消逝,最终化为了一具彩虹般缤纷、血肉模糊的尸体。这样的残酷行径不仅令人唏嘘,也引起了水手的公愤。正义最终获得伸张,船长吉昂被判处死刑。在过去,船员生活并不容易,他们面临着危险、苦难、不公和虐待。但我们不能忘记,即便在最黑暗的恶劣环境中,人类依然能够通过勇气、坚韧和正义,走向更为美好的未来。 在被认为是“耗材”的水手们眼中,生死并非自己能够控制的。大多数船长对船员的生命毫不在意,除非必须凑人头数,否则谁死谁活并不重要。像约翰·吉昂这样因为小错被惩罚的船员,只是寥寥无几。但事实上,水手们的生存环境与死亡线之间十分脆弱。在麦哲伦舰队的历史上,叛乱和处死事件不断,绝大多数水手们生存非常艰难。除此之外,船员们的食物更是糟糕不堪。坏血病等疾病时常攻击水手们的身体,使得水手们因为缺乏新鲜蔬菜和水果而身患疾病。身处恶劣环境,潜伏着的疾病、虱子、老鼠和蟑螂更是让水手们无时无刻都在生死之间徘徊。人类在这样的环境中,必须具备非凡的勇气、智慧和意志力,才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存于世界。 在远洋航行中,疾病的降临常常是水手们最不希望看到的。然而,在艰苦的环境中,能否顺利存活却不仅仅取决于身体的良好状态,更多时候要靠运气。远离陆地,水手们更容易陷入缺乏补给的危机,而且还时常遭遇自然灾害,甚至会遭遇原住民的不友好行为。这种情况下,水手们唯一的选择就是享受当下,珍惜眼前所拥有的。在哥伦布登陆美洲的时代,梅毒大规模流行,学术界认为这种疾病是由于水手们从美洲带回并广泛传播开来的。这种感染与当地土著女子的风流情事密不可分,麦哲伦舰队的水手在与当地土著女子的互动中也有同样的风险。尽管这些水手或许不了解染病的危险,他们却绝对觉察到了土著人的“脾气不好”等险情。在这样的情形下,水手们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把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时刻变得更加看重。 在麦哲伦舰队的水手中,有许多人听闻过意大利航海家韦斯普奇对于美洲土著的描述,他们被描绘成凶猛野蛮、同类相食、活人祭祀等不容乐观的情形。因此,麦哲伦对于土著部落的态度非常小心翼翼,时常命令水手不得与当地女性接触。但是,这样的命令却似乎落了空,水手们仍在与当地女性发生暧昧,享受着朗姆酒和美色所带来的片刻安宁。在面对随时有可能丧生的困境中,水手们意识到享受当下的重要性,即使这样的欢愉只有短暂的时间。这样的生活方式或许让他们暂时忘记,但同样也提示了生命的脆弱和珍贵。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