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酒变脸丨深入

来源葡萄酒行业专家

以香气浓郁而闻名的川酒正在表演川剧绝活——“变脸”。

在传统认知中,川酒几乎就是浓香型白酒的代名词,这种“扑克脸”多年来一直没有改变。 然而,随着消费需求的变化和行业的发展,川酒这个3000亿级的细分市场正在发生微妙的变化——从“长香川酒”向“多面川酒”转变。

“川酒是一个大概念,其核心成分是世界领先的浓香型白酒。但川酒是一个多元化的品类整合平台,还包括酱香型、淡香型、香型白酒。”与其他香型,如白酒,以及果酒包括葡萄酒等,都是川酒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川酒未来持续发展的生力军。” 四川省白酒流通协会常务理事铁力在接受葡萄酒行业专家采访时指出。

早在2016年,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四川省中国白酒金三角白酒行业协会等四川省酒类管理局就联合五粮液等四川白酒核心企业,确定了面向年轻人的新一代白酒产品、时尚、健康不亚于川酒。 酒业改革的重要方向。 川酒多元化的序幕正式拉开。

近年来,川酒正在打破以浓香型白酒为单一核心的统一发展方向。 双质浓酱、清香的崛起、果酒的崛起、新一代酒产品的不断进阶……川酒迎来了“多面”新时代!

继二郎镇之后,便是毛溪镇。

对面的二郎镇、茅溪镇、茅台镇,构成了茅台酒核心产区的铁三角。 酱酒的发展已成为川酒的一个核心方向,川酒曾以其浓郁的香气称霸世界。

2021年初,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厅副厅长冯锦华在一次公开活动中明确表态:“四川将多措并举提升川酒竞争力,并明确提出支持泸州、宜宾培育世界级优质白酒产业集群,泸州打造世界级赤水河酱香酒谷。”

不仅如此,四川已正式将“浓酱双优”纳入川酒“十四五”规划。 “第二只脚”。 不仅如此,与遵义共享同一条“酒河”(赤水河)的泸州,以打造“世界名酒产业带”为目标,专门规划了“赤水谷酱香型白酒产业带”。 “酱酒谷”。

古蔺县委书记李万忠在泸州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推进会上高喊“做好茅台酒是我们的职责,不做好就是失职”做好茅台酒就是无能,搞不好茅台酒就是无能”,并提出加快建设。 二郎、茅溪、太平、永乐四大世界级优质酱油产业基地正加快建设“郎酒集团为龙头,川酒集团、仙滩酒业、茅溪豆酒为支撑,其他小、中型酱油企业”。中型葡萄酒企业作为补充。” “1+3+N”酱酒产业新发展格局将加快打造中国酱酒谷核心区。

酒业专家了解到,古蔺县赤水河流域是优质酱酒的核心产区。 这个最适合酿造酱香型白酒的核心区,占地约5000亩,年产高品质茅台酒6万吨。 按目前酱酒市场价格计算,年产值可达900亿元,税收利润可超过300亿元。 “可以预见,一旦被大资本接手,对于泸州白酒行业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新增量。” 泸州酒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家春说。

事实上,资本不仅感兴趣,而且已经到来。 第一个进入赤水河左岸的资本鳄鱼是近年来在白酒行业非常活跃的江苏综艺集团。 旗下拥有贵州醇、枝江酒业、琳琅酒业以及刚刚完成收购的贵州青酒。 据了解,江苏综艺计划投资数百亿元打造琳琅酒业,被视为琳琅酒业发展史上的一次重要机遇。

据了解,琳琅酒业是目前古蔺县继郎酒之后的第二大酱酒生产企业。 长期为国内多家知名酱香型白酒企业提供基酒。 目前酱香型白酒生产能力约1万吨,储酒能力3万吨。 2020年,琳琅酒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2亿元,实现税利1.6亿元。

泸州作为川酱核心产区,目前产能约8万吨,未来预计将突破10万吨。 其中郎酒约3万吨(未来预计达到5万吨)、炭酒约1万吨、四川酒业集团约1万吨(在建1万吨产能)、琳琅酒业1万吨、美酒河白酒约5000吨,云峰酒约5000吨,湘子神酒约2000吨。

宜宾是四川酱料的另一个核心产区,酱酒总产量在4万吨左右。 其中五粮液约2万吨,国美酒约5000吨,金粮酒约5000吨,高州酒约6000吨,南溪天成酒约2000吨。

除了泸州、宜宾等川南葡萄酒产区外,川西邛崃、川中遂宁等茅台酒产区也蓬勃发展。 无论是营收还是利润,茅台酒在四川酒中的比重都在逐年增加。

“浓香与酱香是川酒的一对‘王’!如果说浓香是‘大王’,那么酱香一定是仅次于浓香的‘小王’。”目前,‘大王’的市场份额已经接近3000亿,那么,未来同样是王渣的‘小王’会不会更惨呢?” 一位四川白酒资深人士表示。

毫无疑问,酱酒的发展是川酒多元化发展的一个核心方向。

“庆祥的崛起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白酒专家、九都咨询董事长马飞认为。

确实,即使是在浓香型酒的大本营四川,清香酒的消费风潮也正在悄然刮起。 在成都,小曲清香的代表品牌江小白已经占据了餐饮和超市两大核心渠道。 餐桌上随处可见江小白的小白瓶。 江小白已成为年轻消费群体接触白酒的第一点。 一块踏脚石。 德阳、绵阳、南充、乐山、内江、达州、广安,甚至川南酒乡泸州、宜宾也正在被江小白渗透。

与江小白同产地的江津老白干,是南香的代表,在成都市场也比较受欢迎,约占低端酒的8%-10%,尤其是5-10斤桶装江津老白干。 畅销,是普通消费者最常自饮的品牌之一。

牛栏山和红星作为清香型白酒的核心品牌,在四川经营多年,都获得了较高的消费氛围。

酒业专家从四川省白酒流通协会了解到,在四川销售的奇香白酒主流品牌中,红星约2.5亿元,牛栏山约2亿元,江小白约2亿元,江津老白干约2.5亿元。 2.5亿元。 15亿。

消费端的兴奋带动了生产端的联动。 一些四川葡萄酒生产企业已将酿造和研发瞄准了香型品类。 位于川中眉山市的洪雅县高庙古镇酒业就是其中之一。 据介绍,高庙古镇酒业以小曲香型为主,是四川白酒小曲香型前三名的企业之一。 旗下品牌“瓦山春”、“花溪园”在当地颇具知名度,2020年销售额突破20亿,在川酒中绝无仅有。

白酒行业专家了解到,四川唯一规模化的清香型白酒产区是川南自贡产区。 与邻近的宜宾、泸州产区不同,自贡产区企业以小曲淡香型白酒为主,产能占自贡产区的80%,而传统大曲浓香型川酒仅占自贡产区的80%。约20%。 自贡产区白酒生产企业主要集中在富顺县,富顺县白酒企业数量占自贡产区的90%,集中度非常高。

2019年,自贡市规模以上葡萄酒企业实现产值约35亿元,其中香型占80%,约28亿元。

川西成都产区也是小曲清香酒的主要产区。 “彭州天彭酒业有限公司实力很强,他们酿造的小曲清香酒很受欢迎。” 据成都市酒类行业协会会长王强介绍,彭州产区生产的小曲清香酒近年来发展迅速,平均每天能销售80-100吨酒,年销量整个彭州产区的小曲清香酒产量已超过3万吨。 “在成都产区被视为一匹黑马。”

“(清香型白酒的发展)是一种趋势,未来新标准的出台以及液体白酒的标签化,必然会导致食用酒精的消费量减少,而被小曲清香型白酒所取代”。 绵竹市白酒产业发展局区域品牌推广中心主任黄波在接受葡萄酒行业专家采访时指出。

据介绍,目前绵竹产区正在开发的小曲清香型白酒包括杜甫酒、碧潭春酒、五福酒、祈福酒等,都有小曲清香型白酒的酿造和销售。 绵竹产区逐渐升温。

“小曲的飘香点燃了四川消费者对香型白酒的消费热情,而汾酒、红杏等香型白酒的进入,更激发了四川白酒企业在香型白酒领域的发展欲望。一批实力雄厚的白酒企业清香型白酒企业正在转型,看到清香型白酒的发展势头,他也加入了清香型市场的开发队伍。” 一位熟悉川内市场的资深人士向葡萄酒行业专家透露。

白酒行业专家从四川省白酒金三角协会、四川省白酒流通协会等相关单位了解到,小曲清香型白酒的生产企业已遍布自贡、广安、成都、德阳、南充等地。 在消费拉动下,小曲正在四川各地点燃香水消费热潮的火花。

显然,随着川酒多元化发展,小曲清香已成为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市场需求才是其背后真正的主导力量。

四川省葡萄酒果酒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周劲松表示,由于白酒、啤酒产业已经相当成熟,果酒将是未来川酒的主要增长点和爆发点。 川酒的多元化发展,离不开果酒这个增长潜力巨大的品类。

“在我看来,川酒多元化发展的调整是一个非常战略性的调整,这不仅是我们川酒企业发展的需要,也是川酒整体发展的需要。 “一方面,其实是市场迫使我们川酒做出的战略方向的调整。因为消费者有这样的需求,需求被迫满足上游,公司不得不做出改变。” 周劲松对葡萄酒行业表示:四川大力发展葡萄酒、果酒产业,符合20-35岁年轻消费群体的消费需求、消费属性、消费场景,与20-35岁的目标群体并不冲突。白酒消费,却又是互补的,这就扩大了川酒的边际市场,也为川酒的持续增长提供了更多的机会,这怎么可能。

“果酒市场消费增速明显,尤其是川渝地区,已超过鸡尾酒、啤酒等品类增速,位居第一。市场消费需求大幅增长势必成为川酒多元化发展的动力。” 四川美禾酒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赵文刚认为。

市场、消费、上游的这些变化,让川酒近年来在果酒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20年12月底,根据四川省50家主要果酒生产企业上报的统计数据,2020年四川省果酒年产量将突破3.5万吨,年产值将突破14亿元,年销售额将达到近8亿元。 十亿。 包括其他未统计汇总的果酒生产企业,预计四川果酒年产量将近4.6万吨,年产值近20亿元,年销售额将突破10亿元。

周劲松向酒业透露,2021年四川果酒行业将继续保持增长势头。“据了解,今年产值应突破20亿元,销售额突破12亿元,整体增长”比率在20%-25%之间。”

目前,四川省果酒品种约30个,生产企业近百家,遍布全省。 其中,以桑葚为原料进行深加工的桑葚酒生产企业有20多家,年产值过亿元,年销售额近亿元。 同时,四川省桑树种植面积超过20万亩,占全国总产量的60%,居全国第一。

四川果酒产业的快速发展与川酒龙头企业的进入密切相关。 五粮液、泸州老窖等巨头的加入,为四川果酒产业的发展提供了资金、品牌、资源等多方位的支持。

从产品来看,目前四川果酒的知名产品有:五粮液仙林生态酒有限公司的“冰爆”浓郁草本果酒; 四川梅河酒业有限公司“冰清”青梅果酒; 泸州老窖果酒实业有限公司11度“青玉”青梅果酒时尚版; 泸州老窖保健酒有限公司“五行合合”酒; 泸州纳宫庄园酒业有限公司12度“晶怡”果酒; 峨眉山、峨眉山市酒业有限公司的“峨眉山”荔枝酒等。

据了解,五粮液仙林生态酒业有限公司收入近2亿元,四川美禾酒业有限公司(冰清控股的生产公司)收入近2亿元元。 焦果酒业有限公司的收入约为20-3000万元,泸州纳宫庄园酒业有限公司的收入约为3000万元。

酒业还了解到,四川去年在全国第一个成立了省级果酒行业协会——四川省葡萄酒果酒行业协会,也是目前全国唯一的省级果酒行业协会。 今年年初,四川果酒产业研究院在宜宾市四川轻化工大学宜宾校区挂牌成立,这是全国首个省级果酒产业研究院,再次增加了四川果酒产业规模。 目前,四川果酒在全国果酒行业中与广东、广西、陕西、山东等省果酒并列。

“四川果酒潜力巨大!” 泸州纳宫庄园葡萄酒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南斌说。

新一代葡萄酒作为川酒大力推动的方向,于2016年被川酒主管部门提到战略高度。

此后,为顺应白酒行业发展的新趋势、新变化,四川省委、省政府先后提出“四个转变”、“进酒吧看川酒”等战略部署为推动全省白酒产业转型升级。 发展。

据四川省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负责人介绍,川酒正通过新一代白酒产品、餐饮,将白酒饮用新理念引入酒吧、时尚餐厅、KTV等年轻人聚集的消费场所。满足新兴消费者“时尚、个性”的需求。 消费心理潜移默化地让新兴消费者接受并喜爱新一代川酒,有效激发了市场消费活力。

在此背景下,泸州老窖和水井坊推出了自己的鸡尾酒——壮志凌云、南昌号、果面、明天、咸狗、干马天尼等6款以白酒为基础的鸡尾酒。 四川葡萄酒企业首批换代产品。 此后,五粮液、剑南春、舍得、凤谷等企业也纷纷加入到新一代酒类产品的开发中,川酒的品类创新也越来越国际化。

分析人士认为,当前包括四川白酒在内的中国白酒行业已经到了深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消费升级的关键时期。 积极谋求创新发展,努力探索行业国际化已成为行业共识。 加强产品创新和渠道建设,寻找传统与现代时尚的“契合点”,开发真正适合新一代消费者的产品,是我国白酒行业加快转型升级、谋求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

泸州老窖集团董事长张良指出,酒类消费正在向个性化、多元化方向调整。 多元化、时尚化、低度化、潮流化是新一代酒类产品的代表口味。

为持续推动新一代酒类产品发展,四川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四川省中国白酒金三角酒业协会、五粮液、IBA国际调酒师协会联合举办“五粮液杯”中国白酒新品发布会2017年、2018年、2019年。酒替代超级调酒大赛旨在推动白酒适应市场变化,增强新一代白酒企业的创新能力。

曾为美式威士忌品牌磨山做过深度服务的黑格咨询集团董事长徐伟指出,中国白酒消费者的口味与西方国家存在较大差异,传统白酒很难白酒直接进入欧美市场。 川酒求变。 以白酒为基酒,调制出深受西方消费者喜爱的鸡尾酒,并通过西方顶级调酒师的媒体进行推广和传播,这是川酒界的绝妙之举,将助力川酒新一代的产品进入西部市场,为白酒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成都酒商曾先生认为,新一代酒类产品的研发和新一代调酒大赛的举办,可以有效填补中外酒文化融合创新平台的空白,进一步推动四川白酒企业产品创新结构升级。 “(川酒)新生命酒精替代品,从长远来看,这个方向值得期待!”

总体来看,川酒在保持浓香型白酒主导地位的同时,加快了多元化发展的步伐,其目的是在“大强做大做强”的道路上继续保持竞争力,茅台、青香、果酒等新一代酒类产品的不断开发,也为川酒的持续增长提供了更多后劲。

2021年,四川葡萄酒板块营收大概率突破3000亿,走向3100亿至3300亿。 “多面”川酒的未来必将更加精彩。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