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不同为什么大家钟爱的只有苏格兰的威士忌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欢 迎 关 注 我 们
图源:新浪新闻
萧伯纳这样感叹:“威士忌是液体的阳光。”美国总统亚伯拉罕·林肯这样鼓舞士气:“给所有的将军都送去一桶威士忌,这样我们很快就打赢了。”苏格兰诗人罗伯特·彭斯这样陈词:“威士忌和自由在一起!自由与威士忌同在!”村上春树这样在书里许愿:“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在苏格兰,这个,是生命之水。
图源:网络
提起苏格兰,你也许最先想到的是那悠扬的风笛旋律和两条粗壮毛腿之上的格子裙,但你再往上看就会发现,他们多数时间手里都会握着一杯琥珀色的生命之水,那是英国的传奇佳酿——苏格兰威士忌。
这世界上不止苏格兰生产威士忌,爱尔兰、美国等也都有这烈酒的甘冽与芬芳,但唯有苏格兰威士忌让人神往和念念不忘,只因这酒来自,苏格兰。
威士忌。图源:网络
苏格兰威士忌是个谜
20世纪英国杰出剧评家、散文家和小说家艾弗·布朗这样说过:“苏格兰威士忌是一个谜,它拥有产地所赋予它的魔力。外国人可以从苏格兰进口大麦、水、蒸馏器具,甚至雇佣一个苏格兰酿酒师为他酿酒。但那样的酒已经不具有苏格兰威士忌特有的荣耀,因为荣耀只属于这片大地。”
假如你去过苏格兰,或者你了解苏格兰,你就会对艾弗·布朗的话深以为然。

有着天然高尔夫球场之称的苏格兰,仿佛一幅巨型风光油画,每年的四月至八月更是鲜花遍地、争奇斗艳。春天,深蓝色的蓝铃花和金的金雀花在风中摇曳;夏天,淡的西洋蓍草在迷人的芬芳中展现婀娜;到了初秋,满山的石楠花开出紫色、淡粉色的迷人小花。于是,明艳的花朵与暗灰的山体、深绿的草地和棕红的沼地一同勾画了一幅令人饱览不尽的田园美景。
苏格兰风景。图源:堆糖
大自然对苏格兰的眷爱远不止如此。源自山脉的小河、溪流和岩床深处的古蓄水层构成了一个蓝色的水源系统,水流经花岗岩,并且在泥炭的河床上流过,因此,它不需要加工处理便为威士忌的酿造提供了十分难得的天然纯净水。因此,很多酒厂都建在年代久远的河流溪水旁。
苏格兰布鲁莱迪酒厂。图源:搜狐
而酿造苏格兰威士忌的另一重要原料——大麦等谷物,更是生长于最恰当的环境中。苏格兰的土壤肥沃,气候潮湿,尤其适宜当地一种茎秆短小,抗风力强的大麦品种,这种价格相对不便宜的当地大麦是最适合用来酿造威士忌的。
此外,对于苏格兰威士忌酿造来说,还有一件东西是必不可少的,那就是泥煤。它是在威士忌酿造的最初阶段,用来烘干麦芽的。泥煤又称草炭,它是古代沼泽环境特有的产物,在水中缺少空气的条件下,植物死亡后的松软的有机堆积层。十分幸运,上帝说要有泥煤,于是苏格兰就有了大量泥煤,据测算,苏格兰含泥煤的沼泽面积超过200万英亩。
苏格兰格兰利威酒厂。图源:搜狐
再有就是人了,酿酒师在苏格兰威士忌的酿造过程中至关重要,他们可以说是艺术、科学和天才的结合体,尤其是对于调和型威士忌来说更是如此。中国有句老话——地灵人杰,在苏格兰30414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尽管仅有500万居住人口,但改变世界的许多伟大发明却是被苏格兰人所创造的,比如电话、蒸汽机、青霉素、冰箱、彩色照相机等。因此,即便你还没有机会品尝过苏格兰威士忌的醇美,那你也完全有理由推断,苏格兰威士忌一定也很神奇。
苏格兰布鲁莱迪酒厂酿酒车间。图源:搜狐
事实也的确如此,有个很爱这种酒的人这样描述道:“没有哪个人能抗拒这如雨露一般清澈的酒液,刚从蒸馏器壁上的淌下来的原酒,那气味与六月里湿润的花园所散发出来的芬芳有着惊人的相似,鲜花、绿草、翠松的清新似乎瞬间扑面而来,随之,面包的香甜,或者谷物类早餐中的酵母气味也会漂浮而来,娇羞地撩拨着你的,让你迫不及待的又一次啜饮。”
单一,还是调和?
苏格兰威士忌还被称为“生命之水”,不喝它,不会没命,但少了生命的精彩。恰如著名的爱尔兰剧作家萧伯纳所说:“威士忌是液体的阳光。”这个辉煌的比喻,仿佛在告诉我们,威士忌让生命闪闪发光。
村上春树也是威士忌的拥趸,他在《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一书中曾经这样动情的描述:“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只要我默默的出酒杯、你接过,静静送入喉咙即可,非常简单,非常亲密,非常准确。”在《海边的卡夫卡》中,他让“Chivas Regal”成为他放松心情品尝佳酿的首选。
Chivas Regal。图源:网络
Chivas Regal,著名的苏格兰调和型威士忌。苏格兰威士忌大致可以分为四类,单一麦芽威士忌、纯麦芽威士忌、调和型威士忌、谷物威士忌。
单一麦芽威士忌是一种十分传统的苏格兰威士忌,通常以生产这种威士忌的酒厂名命名,它是由用泥煤烘干的大麦经发酵生产出来的。泥煤不易燃烧,会散发出具有特殊香味的烟,这些烟会渗入麦芽中,为单一麦芽威士忌带来独特的香气。
百富单一麦芽威士忌。图源:网络
纯麦芽威士忌是不同酿酒厂生产的各种单一麦芽威士忌的调和型,旨在创造出一种在质量上胜过所有成分的调和型酒类,当然调酒师的手艺至关重要。这种威士忌不具有单一麦芽威士忌那样强烈的口感。
调和型威士忌则是麦芽威士忌和谷物威士忌的混合物。麦芽威士忌和谷物威士忌的混合比例是个天大的秘密,如同老店的秘密配方,只有总酿酒师等几个人知道。通常,它们有可能用15-40种单一麦芽威士忌和两三种谷物威士忌进行混合,这完全考验了酿酒师的调酒艺术。
威士忌酒厂的巨型糖化槽。图源:搜狐
谷物威士忌,绝大多数仅用于生产调和型威士忌,原料为不经泥煤烘干的发芽大麦或者没有发芽的大麦。有时候小麦、燕麦和玉米也可能加入其中。
不论是何种威士忌,都因为打上了苏格兰的烙印而独具魅力,正如《双剑合璧》一书中开篇所说:“他们有的散发着雨后的泥土气息,有的则被赋予了海风的咸香味道,有的略带泥炭烟熏味,也有的清香扑鼻,让人浮想起水源流经之处开遍的石楠,同其他蒸馏酒相比,苏格兰威士忌无论在色泽、口感层次,还是酒性方面都更为多样化,无法细列。但,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每一口啜饮都是一次新的尝试,带给人新的惊喜,可谓是蒸馏酒品家们的终极探索。”
致谢与声明本文图片部分源自网络,侵删。本文转自《优品》杂志原题《苏格兰: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特此致谢,侵删。往期精选17年5次易主,孔府家酒能在衡水老白干手里“复兴”吗?印度穷人之殇:天使与魔鬼的脸孔都映照在酒里新冠也不怕?英国人对泡吧的执念到底有多深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