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面摇滚股白酒反转王成长王营销王

Estimated read time 1 min read

斑马消费杨威

 

尽管上海贵酒的核心单品53%天晴此前被列为白酒价格倒挂第一名,但该公司凭借极致的营销和巨额投入,依然成为白酒行业的增长王。 上半年,其规模和业绩分别增长69.73%和46.22%。

然而,将快消品品牌建设模式移植到白酒行业能否让公司持续稳定增长呢? 低毛利率、高费用率模式下,市场如何发现公司的商业价值?

此外,由于这家上市公司过往的坎坷,以及“贵酒”品牌与洋河股份的纠纷,市场期待已久的彻底更名尚未实现。 即使上海贵酒是磐石股份,证券简称也只能是“磐石股份”。

入选白酒top榜_白酒单品排行榜_白酒品牌排行/

颠倒的国王

今年白酒行业第一关键词是什么? 倒挂。 听到这句话,几乎业内所有人都改变了想法。

除贵州茅台(600519.SH)外,所有白酒品牌的核心产品均经历过价格倒挂或仍处于倒挂状态。

7月初,红星首都局通过调查6月底白酒市场价格,推出白酒倒挂排行榜。 排名第一的是上海贵酒的核心产品53度蔚蓝。 该产品建议零售价1599元,出厂价1050元,经销商价650元,倒挂价400元。

价格倒挂当然与品牌价值有关。 作为新兴酱酒品牌,上海贵酒的影响力自然是贵州茅台等顶级品牌无法比拟的。

然而,根本原因是库存。 今年春节后,白酒库存高企带来的现金流压力下,经销商急于套现,导致部分白酒品牌市场成交价低于经销价,价格倒挂现象严重。

白酒行业整体库存有多大? 今年年初,有酒商宣布,即使酒庄停产一年,库存也足以满足市场需求。

因此,今年春糖期间,行业巨头王朝成就白酒周期下行趋势发表了一些言论,可能引发白酒板块连续下跌。

虽然白酒行业经销商库存积压较多,但除了社会库存外,白酒上市公司的库存数据还是具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截至2022年底,20家A股白酒企业中有19家库存规模同比增加。 唯一的例外是金籽酒(600199.SH),其库存下降,只是为了清仓。

其中,上海贵酒库存规模4.74亿元,同比增长34.99%,增速在20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仅次于泸州老窖(000568.SZ)。 截至2023年6月末,上海贵酒的库存规模进一步增至5.15亿元。

成长王

库存压力巨大,价格倒挂严重。 这些似乎都没有影响上海贵酒的业绩。

公司去年业绩极其分散,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0.90%至10.91亿元,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39.86%至3724.4万元。 今年上半年,我们终于迎来了转机。

2023年1月至6月,公司营业收入8.43亿元,同比增长69.73%,归属于母公司净利润5351.26万元,同比增长46.22% 。

在已披露2023年半年报的7家白酒上市公司中,上海贵酒业绩增速排名第一。 按照行业整体发展来看,公司业绩增速也应该牢牢占据榜首位置。

上半年,上海贵酒在酱酒行业的品牌影响力从2022年的第18位跃升至第9位,经营高端酱酒的上海天庆贵牛贸易有限公司的营收,几乎增加了两倍。

上海贵酒品牌价值和业务规模提升的根本原因在于其对销售费用的惊人投入。

今年上半年,公司与芒果TV《乘风2023》合作,为浦江游轮独家冠名“上海名酒号”。 广告覆盖徐家汇大屏、白玉兰广场等核心地标及户外媒体。 它还尝试了数字营销。 618期间推出AI管家“桂小妹”。 这些扔出去的都是真金白银。

今年春糖节期间,上海贵酒租下了白酒主会场一号展位,毗邻C位的贵州茅台、五粮液,高端大气上档次。

2022年,上海贵酒销售费用为4.54亿元,占营业收入的41.56%。 在20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其故障排名第一。

2023年1月至6月,公司销售费用为3.52亿元,同比增长97.37%,仍占营业收入的41.82%。 其中,推广宣传费用1.99亿元,近一倍。

不过,快速消费品行业进军白酒行业能否帮助上海贵酒保持增长,还有待长期观察。

此外,上海贵酒去年的毛利率仅为67.29%,在白酒行业处于较低水平。 低毛利率和高费用率的结合导致公司整体盈利能力在白酒行业垫底。

改名困难

熟悉A股白酒板块的人都知道,上海贵酒的日子有多艰难。

在监管层不支持白酒板块扩张的背景下,白酒企业A股上市的大门实质上已被锁上。

自2016年金徽酒上市以来,白酒行业的IPO,无论是西凤酒、郎酒还是国泰酒,都纷纷失败。 就连酒仙网也被忽视了。

希望转型资本运作的白酒影子股包括海南椰岛、青海春天、中兴菌业、大湖股份、美臣生态、怡亚通、光裕源、来伊份、巨力索具、远成黄金等,均以失望告终。 只有洛克股份坚持到了最后,成功进军白酒行业。

然而,正当洛克控股(600696.SH)以为“船已过万重山”时,剧情却演变成了“花明村落柳暗花明又一村”。

虽然上市公司全称由“上海洛克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洛克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 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证券简称仍只能为“磐石股份”。 这就导致上市公司名称与证券简称的混淆。 无关的奇怪景象。

主要原因在于,作为“A股凤凰”,这家上市公司的名字太多了。 你可能不知道“岩股”的过去,但你一定听说过“皮图皮”。 此前,它还被称为“浩盛股份”、“利嘉股份”、“多伦股份”。 当时,该公司更名,成为一只怪物股。 想必监管层对此也心有余悸。

7月,该上市公司遭受行政处罚。 其实这和上海贵酒没有任何关系。 那只是咸炎时代的遗产。

另一方面,洋河股份(002304.SZ)旗下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与上海贵酒多年卷入商标纠纷,至今仍未得到妥善解决,自然影响了公司对贵酒品牌的充分利用。 。

或许,直到Rock Stock彻底更名为上海贵酒,迎来身份大转变的时刻,大家都会想和Rock Stock喝一杯。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