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 山城的辉煌已不复存在 重庆啤酒及其生产商在法庭上会发生什么

7月初,随着各地气温持续升高,人们啤酒消费热情迅速高涨。 恰逢欧洲杯、美洲杯渐入佳境,各大品牌对这个啤酒消费旺季充满了期待。

 

在重庆,吃老火锅、喝“老山城”是很多老一辈人迎接夏天的“标配”餐桌。 不过,随着近年来山城啤酒销量不断萎缩,“山城啤酒,知心朋友”的口号也随之而来。 已经有些被人们遗忘了。 重庆本土啤酒消费市场依然火爆,但随着国内外优势品牌的强势进入,本土品牌的潮起潮落或将成为一种趋势。 “山城”品牌的衰落或许有其自身的原因。 重庆啤酒(600132.SH,下称:重庆啤酒)与太阳公司旷日持久的诉讼或许可以窥见一斑。

7月7日,第一财经独家获悉,在向法院提交民事诉状9个月后,山城啤酒生产商之一的重庆嘉威啤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嘉威)与该合同重庆啤酒纠纷一案,预审会议在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召开。

旷日持久的诉讼

公开资料显示,山城啤酒成立于1958年,旗下国宾、经典、老山城子公司都有着极高的“出镜率”。 山城啤酒的主要生产商是重庆啤酒的孙公司——重庆嘉威。 双方早年有着长期的合作。 伙伴们,现在两党之间出现了差距,这让外界感到惊讶。

天眼查工商信息显示,重庆嘉威100%股权由重庆家庄啤酒有限公司(重庆啤酒持股51.42%的子公司)持有,重庆渝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渝新实业”)持股33%。为:裕鑫集团))持股60.31%,裕鑫集团工会委员会持股6.69%。

山城啤酒曾经是重庆家喻户晓的老品牌。 曾占据重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但2013年底嘉士伯完成要约收购并全面控股重庆啤酒后,山城啤酒的销量开始大幅下滑。

7月7日晚,重庆嘉威的代理律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下午,在重庆市第一中级法院的主持下,原告重庆嘉威和被告重庆啤酒分别向法院提供了新的证据。 双方当事人对对方提交的证据均发表了质证意见。 整个预审会议持续了3个多小时,双方的举证和质证尚未结束。

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重庆嘉威与重庆啤酒的诉讼始于去年第三季度。 当时,重庆啤酒公告称,2020年9月27日,重庆嘉威向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民事诉状》。 本案请求赔偿金额暂定为6.39亿元人民币。

上述《民事诉状》显示,1992年,重庆嘉威前身重庆金星啤酒厂与重庆啤酒前身重庆啤酒厂签署《联合协议》,开展啤酒承销合作。

2009年,重庆嘉威与重庆啤酒签署为期20年的《产品包销框架协议》,协议规定,包销期内,重庆嘉威只允许生产“山城”牌啤酒,所有生产的啤酒均需包销。重庆啤酒。

上述《民事诉状》称,自2011年以来,重庆啤酒存在多起违约行为,上市公司及本案其他被告在重庆采取委托加工、授权生产、外包酒类销售等多种方式,以及品牌的调整和推广。 关联交易挤压了“山城”啤酒的市场份额,损害了重庆嘉威的利益。

上述《民事诉状》称,2015年至2016年间,重庆嘉威与重庆啤酒先后签署了《产品承销框架协议补充协议》、《产品承销备忘录》、多份《月度沟通会议纪要》等文件显示,重庆嘉威有条件同意不追究重庆啤酒此前的违约责任,并作出利润让步。 但2017年至今(2020年9月27日),重庆啤酒及其分、子公司与嘉士伯啤酒(广东)有限公司持续合作,公司与嘉士伯(中国)啤酒工贸有限公司扩大关联交易,损害了重庆嘉威的利益。

对于重庆嘉威在《民事诉状》中的“指控”,重庆啤酒在其此前发布的多份诉讼进展公告中,并未就所涉及的诉讼事项明确表态。 谈及对自身的影响,崇北对外表示,公司已按照《承销协议》及涉案其他协议履行了责任和义务。 “公司将积极准备应诉,维护公司权利,维护公司合法性。” 权益。 由于案件尚未开庭审理,公司暂时无法准确判断具体影响。”

随后,2021年2月5日,重庆啤酒公告称,公司收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邮寄的变更后的《民事起诉状》和法院传票。 开庭日期为2021年3月30日。修改后的《民事诉状》增加了湖南重庆啤酒国人有限公司等六名被告,请求金额改为暂定金额8.22亿元及诉讼费用。

据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双方诉讼持续时间较长。 早在今年3月,重庆嘉威与重庆啤酒就召开了第一次预审会议。

重庆啤酒2020年年报披露的《诉讼进展》显示,2021年3月30日,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组织召开了第一次预审会议。 “这次预审会议并没有对案件进行实质性审理,只是核实了解了各方当事人的情况,并对案件的程序问题进行了简单询问。”

据熟悉双方诉讼的相关律师介绍,此次双方诉讼相当复杂,双方都向法院提交了大量证据。 根据目前案件情况,预计未来可能会再次召开会议。 审前会议。

7月7日,崇北回应第一财经记者称,“由于相关诉讼已进入司法程序,我司不便发表评论。根据案件进展情况并结合相关规定根据上交所信息披露的相关规定,我公司将及时披露案件相关情况,敬请关注上市公司后续公告。

巅峰已不再

山城啤酒与重庆啤酒的合作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 重庆嘉威前身为重庆金星啤酒厂,始建于1984年。1989年至1991年,金星啤酒厂陷入困境。 时任厂长尹兴明决定向同市国企“老大哥”重庆啤酒寻求帮助。 优化产销路径。

据当地媒体报道,1992年6月,金星啤酒厂正式加盟重庆啤酒,成为重庆啤酒第八家啤酒厂,并在隶属关系、企业性质、财务结算“三不变”的前提下获得“山城”牌啤酒。 拿到生产许可证后,公司迅速恢复生产,扩大市场规模。

从此,山城啤酒与重庆啤酒一起牢牢占据了重庆啤酒市场的主导地位。 长期以来,“重庆牌”、“山城牌”啤酒成为重庆啤酒最重要的收入来源。

重庆啤酒IPO招股书显示,1994年、1995年、1996年,山城啤酒为上市公司贡献的营收分别为6389.07万元、7632.33万元、1.06亿元。

重庆啤酒1999年年报指出,公司生产的“重庆牌”、“山城牌”啤酒不仅是全国同行业中历史悠久的优秀产品,而且一直是国内最知名的品牌。西南地区。 他们长期以来销售顺利,占据了重庆最大的市场份额。 比率在65%以上。

经过十年的快速发展,“山城牌”啤酒销量不断增长。 重庆啤酒公告称,2009年,“山城牌”啤酒产量达59.2万吨,销售额13.3亿元,占重庆啤酒啤酒业务总销售额的60.82%。

2010年,重庆啤酒斥资9920.06万元,收购了重庆啤酒集团“山城牌”啤酒系列的注册商标及相关商标。 据重庆啤酒当时的公告显示,“山城牌”啤酒在重庆、四川、安徽、广西、湖南、贵州等地生产销售,特别是在重庆,占有较高的市场份额,在国内啤酒行业中占据领先地位。区域市场。

2010年底,欧洲啤酒巨头嘉士伯基金会取代重庆国资,成为重庆啤酒的实际控制人。 嘉士伯啤酒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士伯香港)及其关联公司嘉士伯重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士伯重庆)合计持有重庆啤酒29.71%的股份。

2011年、2012年、2013年是山城啤酒的“高光时刻”。 这三年,山城啤酒销量分别达到93.98万千升、96.54万千升、99.43万千升。

2013年12月,嘉士伯增持了重庆啤酒的控股权。 嘉士伯香港完成要约收购,收购重庆啤酒1.47亿股股份。 香港嘉士伯及其附属公司重庆嘉士伯共同持有重庆啤酒60%的股份。

嘉士伯接手重庆啤酒后,国际高端品牌(嘉士伯、图堡)与本土强势品牌(山城、重庆)的市场战略形成并持续推进。

2014年,重庆啤酒削减了一些利润率低、销量大的低端品牌。 第一财经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今年山城啤酒的销售势头开始下滑。

重庆啤酒2014年年报称,公司啤酒销量104.76万升,其中山城牌73.68万升,重庆牌10.12万升,图堡牌8.13万升,其他品牌12.83万升。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山城啤酒销量持续下滑,分别达到27.5万千升、15.93万千升、12.31万千升、12.1万千升。 115,600 千升; 五年间,重庆啤酒销量稳步增长,处于较高水平,分别达到46.78万千升、50.59万千升、51.55万千升、55.01万千升、54.68万千升。 同期,图堡啤酒销量分别为147,900千升、175,200千升、193,500千升、224,600千升和233,500千升。

重庆啤酒在回应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山城”品牌是公司品牌,对“山城”品牌拥有完整、独立的所有权。 2013年公司成为嘉士伯集团成员后,根据消费者研究,“重庆”品牌接替“山城”品牌,成为本土品牌的主力军。

崇啤酒表示,作为品牌拥有者,公司根据消费者研究和业务发展需求,动态调整包括“山城”品牌在内的品牌组合,制定符合市场需求的品牌战略。 不过,对于上述消费者调查是如何进行的,以及调查结果的权威性如何,崇啤酒并未做出回应。

重庆啤酒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在快速消费品行业,没有一成不变的品牌战略。 “未来,我们公司也会根据市场需求,及时调整不同的品牌策略。”

崇啤酒认为,山城品牌近年来仍得到公司持续投入。 “2020年疫情期间,我公司按计划推出了山城啤酒经典包装罐,受到了消费者的欢迎。 同年,中国啤酒行业下滑7%。 在此背景下,山城牌产品在重庆的销量也实现了3%的增长。”

事实上,从历年公开数据来看,近年来我国啤酒行业整体销量的“天花板效应”日益明显,整体缓慢下滑的趋势并没有太大改变。 欧睿数据显示,2013年至2020年,我国各年啤酒总销量均呈现缓慢下降趋势。 2020年,我国啤酒销量4269.4万升,同比下降7.0%。

自从嘉士伯接手重度啤酒行业以来,我国啤酒产销量不断下滑。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至2020年,我国啤酒产量持续下降。 2020年,我国啤酒产量达3411.1万升,同比下降7.0%。 也就是说,2013年至2020年,我国啤酒产销量呈现下降趋势。

虽然今年一季度以来销售数据有所回升,但主要是去年特殊情况导致基数较低所致。 啤酒原本是一个比较稳定的消费行业。 即使几大巨头的销量有所增长,但整体增长依然有限。 “目前,随着嘉士伯啤酒品牌战略的调整以及国内啤酒产销量的持续下滑,山城啤酒可能很难回到之前的销售高峰。” 一位啤酒业内人士认为。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